新葡萄京81707

巫蛊之祸真的是一起冤案吗?历史疑点再现真相!

  今天新葡萄京81707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巫蛊之祸真的是一起冤案吗?历史疑点再现真相!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  发生在汉武帝征和二年的巫蛊之祸,是西汉一朝规模最大的政治动乱,它前后两三年,波及数十万人丧生,包括做了三十余年太子的刘据全家。按照史书给出的结论,这就是一起由江充导演的冤案,目的就是为了除掉与他有仇冤的太子。

  “上幸甘泉,疾病,充见上年老,恐晏驾后为太子所诛,因是为奸,奏言上疾祟在巫蛊。”——《汉书江充传》。

  最后,醒悟过来的汉武帝悲愤交加,他将专案组成员苏文活活烧死,江充灭三族。同时将在巫蛊事件中,所有对太子不利的官员全部诛杀。为了追思太子,他还特地修建思子宫和归来望思台,以表达失子之痛。

image.png

  巫蛊之祸

  读到这里,似乎案件可以画上句号了,且慢!这个看上去证据链完整,又符合人们“奸人得惩”心理需求的结论,其实漏洞百出!如果我们仔细梳理,不断追问,恐怕会得出一个让人大吃一惊的结论,而这个结论,可能会把传统的忠与孝撕得粉碎!

  巫蛊之祸中,太子刘据真的是无辜的吗

  首先我们直奔主题,巫蛊之祸到底是不是冤案,太子刘据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?

 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没想过,因为史书已经给出了结论,又因为人们善良的本性,愿意相信一向仁慈的太子肯定是被冤枉的。

  相信不代表事实,史书的结论也不一定正确,况且关于巫蛊之祸的记载,史书中存在太多闪烁其词的记录。刘据在巫蛊之祸中的表现,至少存在以下几个疑点:

  1. 刘据为何要斩杀专案组成员,并举兵造反?

  斩杀专案组成员,是事件激化的导火索。当时专案组成员主要有四个人,组长是江充,组员有宦官苏文、安道候韩说、御史章赣。苏文的角色应该是案件涉及内宫时,由他出面协调;章赣应该是监察官员;韩说是将军,领兵帮助并保护调查组。

image.png

  刘据

  当调查组从太子宫挖出桐木人时,刘据在太傅石德和皇后卫子夫的支持下,征调长乐宫卫队,派人假冒皇帝使者,抓捕调查组成员。韩说识破了使者身份,被当场斩杀,章赣被砍伤,和苏文一起逃脱,直奔甘泉宫向汉武帝报信,江充则落网了。

  刘据在斥责江充挑拨他们父子之情后,将他处死,同时烧死了参与调查的胡巫。调查组成员是未来案件真相的最直接证人,刘据如果是冤枉的,为何要迫不及待地捕杀他们?从韩说的死和章赣的受伤来看,与其说是抓捕,还不如说是灭口!

  刘据的这个举动太吊诡!

  接着,他又释放囚犯,组成杂牌军,攻打丞相刘屈氂的府邸,同时又企图调动北军和胡骑,准备占领长安城。毫无疑问,这是个扩大事态的做法,性质就是造反!

  假如他是冤枉的,这些举动无疑让自己更加被动,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,他为何要这么做?史书的解释是:

  “上疾在甘泉,皇后及家吏请问皆不上报,上存亡未可知,而奸臣如此,太子将不念秦扶苏事耶?”

  意思是怀疑汉武帝很可能已经死了,假如这个理由成立的话,刘据的作为还可以理解,这个理由靠得住吗?

image.png

  汉武帝

  2. 借口汉武帝生死未卜,能否站得住脚?

  假如汉武帝已经死了,或者被人控制了,传出来的圣旨都是伪昭的话,太子的行为似乎很符合逻辑。不过仔细分析一下,就会发现,同样也靠不住。

  如果江充等人可以假冒圣旨的话,他为何要用这种费劲巴拉的办法对付太子?直接以汉武帝的名义,当场逮捕,甚至直接处死,这多简单。事实上江充宣称,他要把这件事向皇帝汇报,连抓捕刘据都没做。

  这就说明他就是奉命行事,很可能在刘据宫中挖出巫蛊,都在他的意料之外!

  3. 卫子夫除了给太子借兵,别的什么也做不了?

  虽说有记载,皇后想见汉武帝见不到,但那是常规状态。假如京城出了大乱子,卫子夫真的见不到汉武帝的面吗?

  怎么可能!卫子夫有长乐宫卫尉守护,除非赤裸裸的明杀,谁也害不了她,到甘泉宫汉武帝也一定会见她。

  所以,刘据与汉武帝失去正常联络通道的说法也站不住脚!卫子夫完全可以代劳。可是卫子夫为什么没这么做?

image.png

  卫子夫

  4. 巫蛊真的那么难解释吗?石德闪烁其词有何深意?

  历来认为,巫蛊之祸是江充栽赃的理由是,桐木人无法识别是真挖出来的,还是江充带进来。刘据的老师石德也是这么认为的:

  “巫与使者掘地得征验,不知巫置之邪,将实有也,无以自明,可矫以节收捕充等系狱,穷治其奸诈。”

  石德认为,既然不知道是不是被诬陷,抓起来一审问,不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嘛!请注意两个问题,其一,石德说不知道是巫师放进来的,还是原来就有的,这话什么意思?分明是石德也吃不准刘据真干了巫蛊,还是被人陷害!其二,石德建议抓捕后审问,而不是杀掉,刘据显然没有按老师的意见执行。

  还有一点很重要,江充如果想要夹带桐木人,有那么容易吗?提前埋,做不到;挖的过程扔进去,就必须做到一点:调查组所有成员跟江充都是一伙的,甚至包括卖苦力的士兵。

  能做到吗?难!史书上没有任何章赣和韩说,跟太子有过节的记载,而且韩说此人,是大将军卫青的部下,他能封侯,卫青功不可没,他凭什么要帮江充诬陷太子?

  如果刘据被冤,只能是团伙作案,能让专案组口径一致,绝不是江充能做到的,除非汉武帝发声!

image.png

  巫蛊

  从江充的身份,揭开一个酷吏的面纱

  江充是赵国人,因为告发赵王太子违法,而受宠于汉武帝,被汉武帝任命为绣衣直指御史(直接听命于皇帝的监察官员)。在这个岗位上,江充表现出了丝毫不留情面,唯皇帝马首是瞻的本色,把京城的权贵们折腾够呛。

  《汉书》记载了三件事,一件是江充集中整治三辅贵戚子弟违法,以交钱赎罪的方式,一次性替汉武帝敛财数千万钱;第二件是没收馆陶公主随从的车辆;第三件是太子刘据的使者擅走驰道被江充扣留,刘据派人向江充求情不要告诉汉武帝,江充没答应。

  因为执法严厉无私,江充受到汉武帝的赏识,被提拔为水衡都尉。升了官的江充经常帮助亲属和朋友,获得赞誉。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罪,被免官了。

  征和元年底,公孙贺父子巫蛊案,和征和二年初,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巫蛊案后,长安不断出现巫蛊案件,汉武帝决定用狠人,来整治这股歪风邪气,于是他想到了江充。

  江充接受案件后,采取扩大化的方式,在长安城捕杀了数万行诬者。接着他又提出,胡巫说宫中有妖气,所以宫里也要查。汉武帝批准后,江充是寸土不放,把汉武帝在未央宫的龙椅都挖坏了!最后在刘据宫中挖到了桐木人。

image.png

  从江充的经历,及事件过程,我们不难得出几个结论:

  一、江充本质上是唯皇命是从的酷吏,跟张汤没什么区别,这种人可以把一说成十,绝不敢把无说成有;

  二、江充跟随汉武帝二十余年,凭汉武帝的精明,但凡江充暗含诡诈,逃不过他的眼睛,史书也没有江充拿得出手的劣迹;

  三、江充跟太子有仇的说法站不住脚,人家仅仅是严格执法,根本谈不上交恶。相反他这种对皇帝的忠心耿耿,将来刘据登基,只会欣赏,不会记仇;

  四、江充调查巫蛊案是认真的,并非一开始就奔着刘据而来;

  五、以江充的履历,他绝对不可能将苏文、韩说和章赣为他所用;

  六、如果说私心,江充有通过案件扩大化,向汉武帝请功的嫌疑,但绝不敢制造如此惊天冤案;

  七、《汉书》将江充与蒯通、伍皮、息夫躬合于一传,很值得玩味。那几个人都是亦正亦邪的人物,算不上奸臣,也就是说,在班固的心里,江充也就是个皇帝狗腿子而已,甚至他在暗示,巫蛊之祸根本不是江充制造的冤案,而是实案!

image.png

  汉武帝

  汉武帝有可能是谋害太子的真凶吗

  是不是存在另一种可能:这四人奉汉武帝之命,故意陷害刘据!

  这个论调流传很广,理由是汉武帝想易储,他一直对“子不类父”的刘据很不满意。假如这个说法成立的话,汉武帝必然是有了更合适的新太子人选,那么这个人是谁呢?

  只有两个人存在可能性:钩弋子刘弗陵昌邑王刘髆!

  说刘弗陵的理由很简单,钩弋夫人是汉武帝晚年最得宠的夫人,因为刘弗陵怀孕十四个月才出生,跟尧的情况一样,所以汉武帝兴奋地将钩弋宫改称“尧母门”。尧是谁,上古帝王呐,汉武帝的心思侧漏。

  假如汉武帝是昏君,倒是有这种可能,可惜他不是。巫蛊之祸时,刘弗陵才三岁,一个三岁娃娃,老父亲疼爱是真的,但一定至于把皇位传给他吗?在医疗水平低下的古代,能不能长大成人都不知道!

  再说,假如立刘弗陵的话,他的政治依靠力量在哪里?钩弋夫人平民出身,没有家族势力,做不了刘弗陵的保驾护航人。后来选择刘弗陵,其实是无奈选择,实在没有选项了!

  刘髆呢?看起来有点像。他的母亲就是早逝的李夫人,汉武帝的最爱。他的舅舅是大将军李广利,丞相刘屈氂跟李广利是亲家,家族势力足够强盛。

image.png

  刘弗陵

  刘髆会不会是汉武帝心目中的新太子呢?可能性也不大,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说汉武帝喜欢刘髆,重用李广利纯粹出于对李夫人的怀念,汉武帝也需要再培养一位与卫青等肩的将军,只是这次他看错了人。

  所以,也看不出汉武帝有心系刘髆的迹象。倒是刘据很可能把刘髆当成了防范对象,所以巫蛊之祸爆发后,他第一个攻打的对象就是刘屈氂。

  假如汉武帝想要废黜刘据,应该在卫青去世后就动手,到巫蛊之祸发生时,卫青已经去世整整十二年。试问一下,汉武帝凭什么要等到自己晚年,才想起来废掉一位培养了三十多年,且声誉颇佳的太子?

  假如巫蛊之祸由汉武帝一手导演,绝不可能给刘据起兵造反的可能性,更不会导致血流成河的局面,难道老头想玩心跳的感觉?玩笑开大了!

  汉武帝此人绝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,他理性得寒气逼人、理性到绝情!所以,他绝不可能因为个人喜好,拿江山社稷开玩笑。

  还原巫蛊之祸,没有结论的结论

  排除了汉武帝导演的可能性,也排除了江充诬陷的可能性,巫蛊事件恐怕只有一个结果:太子宫中挖出桐木人是真的!

image.png

  汉武帝

  至于这个桐木人出现在太子宫,与刘据有多大关系,不知道,正常逻辑下,除了刘据没有能干得了这件事!

  做出这个结论很残酷,让人后背发凉,心发沉!

  肯定会有人反对:如何解释第二年汉武帝为太子平反,杀了大批当初抓捕太子立功的人员,并将苏文烧死,江充灭三族,还建思子宫和归来望思台?

  回答这个问题前,我们先看一段《汉书车千秋传》的记载:

  “千秋始视事,见上连年治太子狱,诛罚尤多,群下恐惧,思欲宽广上意,尉安众庶。乃与御史、中二千石共上寿颂德美,劝上施恩惠,缓刑罚,玩听音乐,养志和神,为天下自虞乐。上报曰:“朕之不德,自左丞相与贰师阴谋逆乱,巫蛊之祸流及士大夫。朕日一食者累月,乃何乐之听?痛士大夫常在心,既事不咎。虽然,巫蛊始发,诏丞相、御史督二千石求捕,廷尉治,未闻九卿、廷尉有所鞫也。曩者,江充先治甘泉宫人,转至未央椒房,有司无所发,令丞相亲掘兰台蛊验,所明知也。至今余巫颇脱不止,阴贼侵身,远近为蛊,朕愧之甚,何寿之有?”

image.png

  车千秋

  丞相车千秋见巫蛊案牵连太多,人心惶惶,想通过让汉武帝换心情的方式,以达到宽刑施恩的目的。汉武帝的回复是,我连饭都吃不下,哪有心情娱乐!巫蛊之祸时至今日,也审不出个结论,要说是冤案,丞相亲自在兰台挖出了巫蛊,直到今天巫蛊事件还是不断不出现。我很惭愧,哪有心思祝寿?

  这段话说明什么?其一,巫蛊案绝不是凭空捏造;其二,巫蛊案一直都没有结论;其三,到处都是行巫蛊之人,很多人就是针对汉武帝而来!

  从《汉宣帝纪》也可以清晰地看出,直到汉武帝驾崩,巫蛊案都没有最终的结论,也就是说,刘据到底是不是受冤枉,汉武帝到死也不知道!这也是可怜的汉宣帝(刘据的孙子),从出生几个月,一直坐牢到四岁的原因,他始终没有洗掉罪犯家属的身份!

  既然刘据没有脱离嫌疑,汉武帝有为何做出平反的动作呢?我认为,这是汉武帝在作秀!

  在刘据巫蛊事件前,汉武帝的连襟公孙贺一家,汉武帝的两个女儿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,卫青的儿子卫伉,都死于巫蛊事件。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他的亲人?自己最亲的人,都纷纷用最恶毒的方式来诅咒他,对一个跋扈了一辈子的皇帝来说,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!

  很显然,刘据巫蛊事件,汉武帝基本认定是真的,那一刻他的心很痛。出于自尊,他多么希望有司做出的结论是冤案。司法部门其实也认定刘据有巫蛊行为,但是如果说出真相,一是伤汉武帝的心,二是又一批人会被牵连进去。

image.png

  阳石公主

  所以,司法部门以“审而不决”的方式拖延,给汉武帝一个幻想。汉武帝诛杀苏文,灭江充三族,其实就是这种心态的表现:肯定是你们搞鬼,太子被你们害了,我儿子不可能对我巫祝!

  这边司法没有结论,那边他匆忙对苏文江充下手,难道不是向天下人秀父子之情,秀他可怜的自尊?

  结束语

  巫蛊事件为何发生?其实这是汉武帝对外穷兵黩武,对内刻薄寡恩的必然结果。到征和年间,汉帝国已经到了频临崩溃的边缘,各地农民起义不断爆发,朝堂官员们反抗的暗流涌动。而此刻,他依然沉浸在好大喜功之中,依然采取高压政策,依然做他的高傲独裁者!

  所以,汉武帝在朝臣和老百姓心目中,恐怕早就被诛杀了一千次,诅咒算什么!这可能就是刘据施巫蛊的原因,如果大汉帝国再不改变,等不到他继位恐怕就亡了,父子之情抵不过国家大义!

  也正是刘据的血,让汉武帝清醒了,他在最后几年,改变了政策,与民休息,让西汉帝国在死亡线上还魂,只是代价太大!

  可是,毕竟刘据没有做到忠与孝,这个遗憾怎么补?司马光来补,他把这个案子做成冤案,让江充背锅。在结局中,当父亲的皇帝受蒙蔽了,最后醒悟了,好皇帝,好父亲;刘据蒙冤而死,对父是孝的,对国是忠的。

  为了让这个故事更完整,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》中,对史料做了大量加工,给我们展现了一个符合儒家思想的故事情节。可以肯定,那不是原汁原味的历史。而《汉书》则在碎片化的记载中,向我们暗示了一个让人叹息的政治悲剧!

  您更愿意相信哪一个呢?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